adc影院0adc 百度网盘

   对啊!

   “我已经说了。可以放我走了吧?放了我,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。不然,我一定会禀告师父和师祖,杀了!”武云清说。

   君九冷冷打量武云清,她开口问:“武云清,来无渊做什么?”

   小五看向君九,说:“主人,咱们不能信她鬼话。她走了,还是去告状怎么办?不如杀了她,给墨撩撩出出气。”

   她这时想起什么,立马扭头看向第三艘灵船,眼神求救。他们可是盟友!

   她还没见过上古丹方是什么样的。里面记载的丹药,比神级丹药还厉害吗?厉害多少?

   手指间,第三根银针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   君九睥睨看着她,开口:“如果是为了救无极宗少主,为什么带的不是无极宗弟子?”

   “我说了,我不杀。”君九冷冷说道。

   君九:“我不喜欢撒谎。问一句,回答一句。倘若有假,呵~我能在身上插一万根银针,信不信?”

   嗖——

   “什么?”武云清有傻眼。

   冷冷看着武云清,君九开口:“说还是不说?”

   清纯的下一个空间

   听此,武云清脸色刷的变了。

   但是!

   君九对开宗立派不感兴趣。这一点,师兄已经在做了。

   “我说了,是救少主!”

   小五变回人形,她走过来站在君九身边。

   身体僵住,武云清扭头。顶着张浮肿有脚印有巴掌印的脸。她恶狠狠瞪着君九,“还想怎样!”

   要不是留着武云清还有点用处,她有话要问武云清。教训,可不只是揍一顿能解决得了的。

   恨恨瞪着君九,武云清咬牙:“我说!先把银针拔出去,我就说。”

   见此,武云清气的想骂娘。她收回目光看向君九,“杀了我,我师父会查到的。”

   这说不通啊!

   君九勾起嘴角,腹黑开口:“但想活着离开这儿。拿买命钱来,我只收灵晶。”

   君九弹指一挥,一根银针没入武云清体内。

   唯有炼药师,才能这么清楚身体穴位弱点。

   武云清害怕极了,她受不了这种痛了。而且艾荣和宁凤云跟她们是一伙的,迟早也会知道。她没必要受这个苦。先逃出去,以后再来报仇!

   “什么命令?”艾荣和宁凤云追问。

   沈沧冥干咳一声,点头。“好。”

   “的人,一个人一千一级灵晶。而,一万灵晶。”说完,君九偏头看向一直看戏的某人。开口:“收灵晶算账的事,就交给干爹了。”

   他们和武云清结盟一起走,不过是想多个人多个帮手庇护。结果,武云清两艘灵船的人,都不是君九和小五的对手。他们凑上去,当沙包一起挨揍吗?

   武云清顿时瘫倒,身上冷汗在地上都凝聚出了水渍。武云清开口:“我是来救少主的没错。但是是因为宗主最新颁布的命令!”

   他来无极宗,就是为了那册上古丹方。可是一直不能得手!

   小五:“不能放她走。”

   亏本的买卖,没人会做。

   无极宗少主失踪有半个月了。宗门内弟子早已派出无渊,寻找少主。外出历练的弟子,也在迅速赶回来。

   众人一听,纷纷反应过来。

   闻言,君九眯起眼眸,思索着。

   艾荣和宁凤云,就是赶回来的弟子之一。

   武云清又怕又怒的盯着君九。她被揍成这样,她的人也都被揍了!这还不叫代价吗?

   “自然是为了救少主!”武云清回答,目光却有些闪躲。显然,这并不是她的主要目标。

   她就知道武云清的目的不会这么简单。但没有想到,居然和上古丹方扯上关系了。

   君九立马在自己救无极宗少主的计划中,添上了一笔。

   艾荣和宁凤云对视一眼,眼底闪过怀疑。如果是来救少主,应该和宗内弟子结伴而行。可两艘灵船上,都是散人。只有武云清一人是无极宗弟子。

   废话!

   她已经付出代价了!

   第二根银针。武云清抱着双腿颤抖哆嗦。

   武云清刚刚松口气,君九下一句话就让她变了脸色。君九开口:“耽误了我们的时间,不付出点代价就想走?”

   现如今能炼制的,最强的丹药品级是神级丹药。但跟上古丹方相比,还是差了一大截。

   武云清的师父,是无极宗的挂名长老。

   “有道理。”君九腹黑一笑。

   她听药君说过,上古丹方的宝贵重要性!

   她家未婚夫说了,让她做主。

   然而,第三艘灵船上无人回应武云清。他们就像是围观看热闹的一样,半点也不想参与进来。

   君九冷冷勾唇,刚刚只是给武云清一个教训。

   不是什么人,都够资格血溅白月的。

   因此他们还不知道,无极宗宗主爱子情切。近日颁布公告东区,只要有人能救出无极宗少主,不禁赠十万二级灵晶。还送一册无极宗从古地秘藏中获得的上古丹方。

   她捂着小腿,惨叫格外凄厉。光是听入耳中,就让在场众人鸡皮疙瘩的都起来了。好疼!可那只是一根银针啊,有这么疼吗?

   炼药师能炼制神级丹药,那就是炼药宗师!但若能得到一册上古丹方,就可以开宗立派,创建炼药宗宗门。传授自己的医学手艺,扬名立万。

   武云清立马惨叫跪倒在地上。

   抬手,君九隔空将银针拔出来。

   君九冷冷开口,再次问:“来无渊做什么。”

   痛苦到极致,咬紧牙关颤抖开口说出来的声音。武云清难以置信的看着君九。

   “我不杀。”君九说。

   刚刚那一针,封住了她的穴位。让血液无法流通,冰冷的灵力从银针中弥漫出来,刺激的武云清感觉自己小腿上每一块肉,都被剁成了无数块。反反复复又剁又砍。

   “是炼药师!”

   但她对上古丹方,兴趣十足。

   这次听到宗主要将上古丹方拿出来奖励。立马心动了!这才分别派出自己的两个弟子,各自去外面招收一批人马。然后前往无渊,无比要抢在所有人面前,救出少主,来换上古丹方。

   见君九看过来,为首的男人立马朝君九赔笑。然后挥手,示意灵船退后拉开距离。将自己的姿态摆足了。